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春色  »  禁忌非禁忌


简介

  彤爱小时候活在暴力阴影下

  父母亲酗酒。吵架。施暴。是再普通不过的事

  一场意外让石胤两兄弟遇上她并也爱上了她

  她的单纯。她的胆小。让男人想疼爱她

  却也让她跌入万劫不复的欲海中

  女主-文彤爱(19岁)

  男主-石胤(27岁)。石展(26岁)

  男配-卫炜天。尚翼

  序

  黑色大床中。女人四支分别被绑在床的四角。紧致的穴中被一支假阳具充实着[唔…]女争睁开眼。看见的是一片黑暗[这是哪里?…有没有人阿!!]终於意识到危险的女人恐惧地喊突然体内假阳具剧烈震动着。摩擦着女人以湿淋淋的蜜穴[阿…不行了不要阿~]眼睛被蒙上的恐惧使得女人越加兴奋。身下床单已湿淋淋了[别叫了。乖乖的让我玩。让我舒服了就放你走!]坐在一旁的男人终於出声[你到底要干麻?你是谁?快放开我呀~~]

  [你不用知道我是谁。你只要知道我爱你就够了!]

  男人走近女人身边。大手握着假阳具慢慢往外拉。就在快完全拉出时又用力顶进深处。如此反反覆覆的抽插着女人的下体。发出[噗滋噗滋]一阵阵淫水声[阿…求求你放了我好不好不要我快不行了阿]女人受不了的喷出一道水流[这麽快…我都还没真正开始呢!这样就不行了?]男人嘲笑着。停了手女人喘着气。蜜穴不断流出淫水。下体仍不断地抽动着。体内假阳具仍是不断震动[呜呜求求你不要了放了我你到底想干麻嘛放了我好不好…呜…]穴里的快感与心理的恐惧双重刺激。让女人无助的哭了出来[嘘~不要哭]男人怜爱地摸着女人的脸颊[不要为什麽要这样。为什麽要抓我。为什麽不放过我呜我不要啦~]女人继续哭着[乖这麽可怜我会更想好好疼爱你喔别哭了乖]男人吻着她边说------------------------------脑细胞第一次尝试H…死光了′`恳请指教~^^~不管写好或不好~希望喜欢的大大们留言或投票鼓励小a喔^^

1--堕落

   诺大的休息室里。一个女子正看似痛苦的呻吟着[阿阿…不行了…展…太刺激了阿…]文彤爱下体已无一处是乾的[噢爱爽吗喜欢我这样插你吗再让你更舒服点可好]石展用力在蜜穴中冲撞[呜不。不要了够了够了阿展我不要了]蜜穴禁不起男人的撞击。红肿不堪。

  彤爱被撞的都快离开了床。石展一下下都撞击到最深处。像是要嵌入她体内似的[呜…我。我要到了…要到了呀…快撞坏我了…不行了…呜…不要了…]

  突然。彤爱一阵经孪。喷出一道透明液体。紧缩的阴道让石展就快要泄洪在湿润的花壶里[噢爱…你好紧…夹的我好爽喔…宝贝…给你都射给你了阿]

  在一旁躺椅上看的欲火焚身的石胤起身。走向被激情淹没的两人。大手覆在彤爱的乳房[小爱…累吗…该换我罗…]石胤充满煽情的声音诱惑着身下仍喘息不已的女体[胤]彤爱欢爱过後的迷蒙眼神伴随着令人爱怜的无辜。看着他的俊脸[不要好不好]

  已经箭在弦上的男人哪肯放过她。自顾自的揉捏着彤爱乳房上坚硬的突起…[爱胤很可怜呢刚刚看着我们做爱他都快爆发了呢!]石展在彤爱耳边煽情的说着[小爱阿小爱…你知道求饶没用的…要公平不是?你不想让我疼爱疼爱吗?]

  石胤与石展交换了个眼神。石展便把双手压着彤爱的。不让她反抗。让石胤挑逗占有她石胤一手继续捏拧着她的乳尖。一手摸上了她的小核。煽情的时快时慢的画圈揉压。

  彤爱未乾的蜜穴又涌出了淫水。突然。石胤一口气插进了3跟指头并缓慢的抽动[嗯阿胤不要不要好不好…我真的好累…展放开我…]彤爱哀求两个男人石胤将在她蜜穴抽动的手抽出。起身走到一旁柜子上拿了一根假阳具。和一个小瓶子转身走向彤爱。将瓶子里的液体抹在彤爱的蜜穴里。并来回反覆缓慢的抽插着…[嗯…]彤爱感觉一鼓躁热  [爱…]石展吻了吻她[展…拜托你…放开我好不好…我好难受…放开我]彤爱挣扎了起来。他怎肯放?

  石胤看着被他逗弄的燥热的人儿。把假阳具插了进去并打开开关。带给彤爱一阵快感[呜阿不要啦…胤…我不要…把它拿出来嘛呜我不行了…胤~~]

  彤爱睁着无辜迷蒙的双眼看着石胤。下体不住的扭动。殊不知这景象只会更刺激着石胤[你知道…你现在只会让我更想狠狠占有你吗?小爱你太不了解男人了…]

  [阿阿…胤…太快了…不要了…]蜜穴里的假阳具突然剧烈转动震动着石胤将开关开到最大。一手按压住阴蒂。一手握着假阳具抽插给她一阵阵强烈快感[呜…坏人…你们好坏我不行了…胤…我]彷佛快到极限。彤爱受不住的喊叫石胤知道她快高潮了。更加用力的抽插蜜穴里的假阳具。一下下都像要捣坏她似的。

  石展也俯下身含住她一只乳头。刺激着她更快冲向高潮。突然彤爱全身一阵抽蓄[阿…]她尖叫着达到高潮  [小爱好美阿……][爱…你真美]两个男人同时惊叹石胤却没把插在她体内的假阳具抽出。只是把频率减小了些。仍刺激着高潮後的彤爱[拜托胤…把它拿出来好吗我真的不行了我。我好累]彤爱突然晕了过去-----------------------------------------开始觉得写H的大大真的很强阿~~~>“<

2--宠爱

   「她怎麽还不醒?」两个男人担心的看着病床上的彤爱「她只是太过劳累,而且还有贫血,待会儿醒来记得多帮他补充些营养,还有,别让她太累,要好好休养。」医生说完便走了出去「胤、展,我怎麽了?」彤爱悠悠转醒,不知为何会在医院「你昏倒了,而且医生说你营养不良又太累,我们不在时你到底有没有照顾自己」「以後你就跟着我们去公司好了,省的你整天不知道在干麻」石胤说道「我…我哪有,我不要啦!跟你们去公司我要做啥?」其实彤爱趁着白天他两兄弟上班时偷偷的出去工作,要是真的跟他们去公司,那不就被发现了。

  他们两兄弟…他-石胤,石天集团总裁…他-石展,石天集团副总裁而她-一个他们从孤儿院领养的女孩…她何德何能得到这两个男人的宠爱?

  当幸福来临时,你就会开始害怕能维持多久,当他们不再眷恋你什麽时,你又要拿什麽让自己生活下去?所以彤爱必须能自给自足,为自己留个後路。

  「爱,你不跟我们去公司,那以後每天我们轮流一人留在家陪你好了」石展说道「对阿,你这样我们不放心,没照顾好你,到时吃亏可是我们。」石胤暧昧的说「说什麽呀你,我知道你们关心我,但是这次是意外,我下次真的会注意的嘛~而且,你们这麽重要,怎麽可以缺席不上班呢?」彤爱正试着说服这两个霸王四年前彤爱父母因欠赌债被仇家追杀砍死,她被送进了孤儿院,小时後的阴影使的她变的胆小、软弱,一次外出中心神不宁,竟骑着脚踏车就这样撞上人家的名贵轿车而也才会与石胤两兄弟相遇,而两兄弟看着楚楚可怜的彤爱起了怜惜之心,想把她纳为己有,好好保护她,便向孤儿院收养了她。说来,彤爱还真是幸运,遇上了待她极好的收养人,万般呵护,除了总是爱捉弄她,让她害羞,让她不知所措。但她不能总是依赖他们,保护的越娇贵的花朵,也越容易凋谢阿!!

  3--沦陷

  在彤爱强烈说服下,两兄弟不再强迫她去公司,也不留一个在家陪她,但要她承诺不会再昏倒才行,彤爱可高兴的,因为她依然可以偷偷去工作。

  「爱~记得下来吃早餐喔!」临走前石展在彤爱床前说道「恩」彤爱懒懒的回彤爱的工作是代工,所以时间很自由,只要在时间内完成就可以了,等两兄弟都出门上班了,彤爱才慢慢的起床,揉揉眼睛,眼神放空(就是发呆啦!!)待真正起来梳洗完毕、吃完早餐出门,已经是中午之後的事了,彤爱走在街上,正要往工作地点走去,一阵电话铃响起,彤爱看了看,是石胤!奇怪,他们在上班时间很少会打来呀!  「喂~怎嚜了?」彤爱疑惑的问  「小爱,你在哪?」「我…」糟!要怎样说他才不会起疑呢? 「嗯?怎麽了?什麽事吞吞吐吐?」「没。没有啦,我正在外面买个东西。你怎麽这时候打来?怎麽了吗?」「嗯,没什麽,你在哪?我等等去接你。」 「接我?要去哪儿?」彤爱开始紧张「我们想了想,放你一个人还是不太放心。」 「不用啦~我都说我真的没事了嘛」「小爱,你是不是有是瞒着我们?以前我们说什麽你都很乖的阿!」石胤起疑了「没有阿,我只是…」彤爱不知道该怎麽办,心理既是很感动能被这样爱护,却也担心自己瞒着他们工作的事会曝光,她现在自首不知会不会减刑喔,她心里正哀号「嗯?小爱,你知道我最讨厌被欺骗的,是什麽原因让你一直反抗我们?」其实彤爱心里明白,他们对她的用心她都感受的到,也深深被他们吸引,早在不知不觉中已沦陷在他们的呵护下,无法抽身。看来,还是乖乖听话,自首好了,浅意识还是不想让他们太担心,另一方面,他们宠归宠,声起气来他还是觉得很恐怖的阿!

  「那个其实我哎呀其实我瞒着你们偷偷在外面工作啦!」彤爱豁出去了!

  电话那头安静的不像话,令彤爱的心越吊越高,不知道石胤的神经是不是断掉了…--------------------突然觉得自己很没天份′`以龟速进行着…

4--原谅

  「好!我知道了!你小心一点,别太晚回家。」石胤突然说完,就把电话挂掉了。

  ”糟糕!他好像生气了,完了完了啦,算了!不管了,先去工作再说“彤爱心想待回到家,彤爱看了看屋内,两兄弟还没回家,为了赔罪消消他们怒气,彤爱特地买菜准备亲自下厨做菜给他们吃。「好痛!」竟然笨笨的切到自己的手,她忍着痛。

  「胤、展,我做了菜喔~来吃吃看好不好?」彤爱坐在椅子上终於等到他们回家石胤不理她直接上了楼。 「我们吃饱了!」石展说完跟着上楼,一点都不迟疑。

  ”他们果然很生气,还是先温热放着好了,晚点他们若饿了可以吃“彤爱不知所措,他们从来没这麽冷漠的对待过她,想着想着便哭了起来,默默的收拾着。夜晚…通常石胤和石展会在书房商讨文案,她跑到两兄弟房外,正想着怎麽才能减轻罪行「胤、展…」她敲了敲门 「有事吗?」里面是石展回答着她 「我进去罗!」进门,彤爱慢慢走到两兄弟面前,一手握住一人的臂膀晃了晃,睁着可怜的大眼睛一副快哭了的表情望着他俩「不要不理我好不好?我知道错了嘛~人家也只是想学着自立自强,不然哪天你们不在的话,我怎麽办?人家不是故意要惹你们生气的嘛」两兄弟互看了看,一脸心疼却也无奈阿!只要她露出这种表情就没辄了,真是!

  「爱,我们又不是养不起你,而且,我们也不希望别人看到你!再说,外面世界这麽乱,万一你有个什麽,我们会很伤心的!」石展疼惜的抱着她,揉揉她的发。

  「胤~」彤爱看了看他,一副你不原谅我我就哭外加绝食给你看的表情「把工作辞了!」欧喔,老大说话了 「胤~可是~」彤爱还想做垂死的挣扎「嗯?」欧喔,糟糕,老大脸色好像在说你不乖乖听话我就要你好看的意思阿…「好嘛好嘛~」扁扁嘴,札札眼,眼泪在眼匡打转,垂着头,这副模样谁忍心阿!

  「你喔!每次都摆出这表情,是吃定我对你没办法是吗?」石胤有点认命「嘿嘿~别这样嘛~我知道你们对我最好了,才舍不得凶我呢!」彤爱有点得意了「小爱,乖乖的,听话好吗?以後你就跟着我们上班,无聊你可以看看书,玩玩电脑,看看电视,或帮我们泡茶,不要再想工作了,嗯?」石胤哄道这时,石展像是发现什麽了似的大叫了声「爱,你的手怎麽回事?痛不痛?」石胤也看见了,连忙拿药箱帮她上药,上完药便顺势将她搂入怀中紧紧抱着。

  「唉~你乖乖的,我就不生气了,嗯?」石胤温柔的握着她的手。

  5--珍惜

  隔天,三人一起出现在公司,咱们小绵羊还是敌不过两个霸王威胁利诱阿!!

  ”好无聊喔~来去探险好了!“彤爱看完杂志跑出去,一早兄弟两人便开会去了,把她放在专属休息室自生自灭,呃…不对,说供俸还比较恰当!!

  彤爱也不想太引人注目,便往没人的地方跑,来到了顶楼 「哇~好美喔~」原来是顶楼有个仿欧式花园,这里是禁止进入的,是两兄弟专属休息放松的地方。

  彤爱哪里知道,便坐上了躺椅,享受微风轻轻吹拂在脸上的感觉,好不惬意”不知道他们回来会不会找不到我嘿嘿来玩捉迷藏好了“顽皮的小绵羊好像不会考虑到事情的严重性似的,连手机都关机,就是要彻底的实行躲猫猫游戏阿!

  待两兄弟开完会已经是快中午了,果然,他们回到休息室没看到彤爱,瞬间慌了!

  不想把事情搞大,两人只好自己四处寻找 「到底跑哪儿去了?」石胤吼道「有了!顶楼!」石展像是想到什麽似惊喊,两人便有默契的往顶楼方向冲去听到声响而睁开眼睛的彤爱远远的看见了正冲向自己的两人「你们终於找到我了!」两人二话不说便紧紧抱住彤爱,可怜小绵羊还不知大祸即将临头「你们怎麽了?」「还好你没事」石展安心的说道 「你为什麽这麽不听话?」石胤可是还在气头上「我我只是不知道做什麽,就四处晃晃,我不会不见的,你们不要这麽紧张嘛!」「不要这麽紧张?你不知道我心都快停了吗?看不到你还以为发生了什麽事,连手机也打不通,你要我们怎麽不紧张,不是叫你不要乱跑的吗?」石胤无法接受她的说法「我~对不起啦~我就闲的发慌想四处走走,一会儿就回去啦,但这花园太美了,我才想说在这吹风,然後…然後…跟你们玩躲猫猫等你们来找我」绵羊越说越心虚「躲猫猫?」石胤脸色微微抽蓄 「好了,哥,找到就好了」呜~还是石展温柔啊!

  「对不起嘛~我不会再做这种事了!」第一百零一招,无辜大眼外加令人酥软的柔声我努力札呀札,在顺便挤个眼泪让眼睛水汪汪,期望能来个无罪释放啊!!

  「好嘛!以後你们说一我就是一,绝不会有二句!」加个保证看会不会更有说服力「我知道你们很宝贝我,人家也很爱很爱你们的喔~」这条件应该非常够力了吧!!

  「不要再不开心了好不好?你们这样我心也会很痛的…」来个同甘共苦-苦肉计「呵~对了!这花园真的好美喔!」呃不行!还有办法吗对了,最後的王牌!

  彤爱在两人嘴上重重的各亲了一下,老天~盼这招能起较果,早早让她退庭吧!

  现场仍是最高品质-静悄悄,小绵羊很俗仔地左看右看,想从他们脸寻获蛛丝马迹”糟!怎麽都不说话?“彤爱心理哀号,这情形看来应该是不能全身而退了…「呃…那个胤、展,中午了呢,你们不饿吗?」不然,转移注意力看看有没有效突然兄弟两笑了-笑的很诡异,咱们小绵羊还以为终於可以减刑了,不知死活也跟着笑的花枝乱绽的「呵呵~是吧是吧,我也好饿了呢,不如我们去吃午饭了好不好?」「好!」石胤与石展异口同声的说 「我就知道你们最好了」彤爱在他们身上钻阿钻--------------------可能晚点还会再更一篇(如果有灵感的话>”<)

6--惩罚(上)

  「呵~好阿,我们也很饿了呢!」石胤与石展交换了个眼神,石展把彤爱正坐着的躺椅放平,让她是完全躺着的状态,开始行刑,准备来个“就地正法”。

  「啊!」可怜小绵羊吓了一跳 「呃你们想干。干麻?」彤爱紧张到都口吃了石胤突然把彤爱双脚拉开,置身在她大开的腿间,她今天穿的是粉红色V领小洋装,这姿势让双腿间的美丽景象被大剌剌的看光了!石展则俯身吻住她欲开口说话的唇。

  「怎麽了小爱?你不是很喜欢这美丽的花园?在这做爱的话应该很有感觉吧,嗯?」石胤说着便把大手顺着彤爱的脚踝慢慢的抚上她双腿间,石展的嘴则往她颈子移动。

  「你们…不要这样!人家都知错了,也保证以後都乖乖的了,你们还要怎样嘛!」「要怎样?要这样。」石胤说着便把手指头插进彤爱未湿的穴里,石展握着彤爱的双手吻着她的颈,她的锁骨。 「哼恩…胤~会痛不要…」小绵羊开始求饶「唔…不要这样好不好?这里这里是公司呢,被人看到了你们会被说闲话的吧!」「这是我们专属地,不会有人」石胤不理她,手指越插越快,直到她流出一阵阵淫水「嗯…我…不要…」石展的唇已经探向她的双峰,V领设计让她的乳沟若隐若现,刺激着石展的感官,石展先受不了,脱下西装外套放在彤爱头下将她的头垫高,接着便拉开裤子拉链,双脚跨坐在躺椅双侧把手上,将已胀大的阴茎对着彤爱的微张的嘴「爱…乖含住它!」小绵羊还有说不的权利吗?她只好乖乖的含住了石展的欲望这时石胤又加入一根,两只手指在她已湿透的蜜穴里撑开,一手拿出随身携带的钢笔插进两指撑开的蜜穴里,上下不停的摆动「嗯唔…」嘴里的欲望让她无法出声彤爱的蜜穴因为钢笔的碰撞不停的溢出淫水,石胤手指又撑开着让她无法闭合,整个洞穴暴露在空气中,让她内部异常的敏感,嘴巴也不自觉想合上,这举动让在她嘴里冲刺着、纾发着欲望的石展猛地喷出精液 「哦…爱…你故意的吗?」他退了出来「咳咳…我没有…喔…胤停下停下」突然涌进的精液让彤爱呛了呛,而这又更加刺激她的感官,下体一阵猛缩达到高潮 「阿胤~不行了呀…」彤爱经栾着

7--惩罚(下)

高潮过後的彤爱仍喘息着,似乎是没有办法接受与大自然如此“亲近”的动作阿!

  石胤把手跟钢笔抽出彤爱的蜜穴,这时石展已从椅上下来,扳开她的洞口让石胤进入「胤放过我…不要嘛…展」可怜小绵羊已无力反抗,只能靠嘴巴做着最後挣扎「嗯阿…太大了…不要…胤阿…」石胤已把他的硕大一举冲进她湿淋淋的体内「噢~小爱你好小阿…夹的我好舒服…」石胤说着更用力的撞向她的深处,让她连连求饶 「不…噢…胤我会坏掉…不要这麽深…」彤爱只觉得小腹好满好胀。

  石展捡起一旁的钢笔在她突起的小核上有一下没一下的点着,让彤爱就快崩溃了!

  突然石胤深埋在她体内,摇动窄臀用力的撞着她体内某一点,给她无法负荷的快感「阿~不要了胤饶了我我受不住的不要呜」彤爱挥舞着双手不知该抓哪双脚拼命想合拢却只是更刺激石胤用力的顶撞「我要…不…要去了要去了阿」石胤感觉他快到达高潮,丢给石展一个眼神,石展便把一只手指插进已被石胤欲望充满的洞穴里,让彤爱瞬间失控「不要~你们…呜…」彤爱在高潮瞬间哭了出来而石胤在她达到高潮时便突然猛烈差劲抽出,直到一到温暖液体射出充满她的蜜穴…「呜…我不理你们了啦…为什麽这样欺负我嘛…」彤爱全身无力,也没办法把敞开的腿合起来,只能无助的一直哭。佳人在怀,梨花带泪的小脸、娇软的声音,令人好想帮她好好教训一顿欺负她的浑帐,偏偏这浑帐就是他们两个霸王,小绵羊能怎样? 哼!我使劲的哭,哭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烂,你们好胆就再给我欺负下去两兄弟的良心终於回归本位,好吧!反正都舒服到了,现在来安慰应该还不算晚「爱~」「小爱~」兄弟两一直都是很有默契的。  「呜…」换我不理你们「小爱~别生气了,你不要乱跑害我们担心不就没事了吗?乖~不哭喔…」「是阿!我们太在乎你了,才会这麽想要证明你是我们的,不哭,我惜惜喔~」「小爱~乖,不哭,哭丑了这样我们等下怎麽出去吃牛排?」石胤在诱惑她…正中红心,天知道她现在被搞的饿死了,牛排又是她的最爱,单纯的小绵羊当然忘了两人刚刚的光荣战绩,啧…这男人总是有办法收买她,可恶!!

  ------------

  总觉得不够激情阿~~

  加减看>“<

  8--撒娇

  外面雷雨交加,屋内却温馨甜蜜。彤爱正在玩着游戏机,一旁石胤、石展趁着这难得的台风天放假休息,在客厅悠闲的讨论公司的企划案,瞧~多单纯美好的生活阿「呐~胤、展,你们两个可以挪个假日出来吗?」彤爱趁游戏闯关空档突然问道「怎麽了?爱,你太无聊了吗?突然想我们放假」石展疑惑,石胤只在一旁没说话「呃~没有啦就。就是那个阿七夕快到了说~人家想跟你们出去走走嘛!」「哦?那小爱你有想去哪里吗?」石胤好奇的问 「不知道,你们先空出来嘛!」「那等你想到在跟我们说,不然就我们安排罗?」石展看了看自家大哥,相视而笑「恩!」彤爱继续玩着游戏,象徵性的点了一下头。

  「展~我可以跟你睡吗?」夜晚彤爱被雷声吓的不敢一个人呆在房间,石胤又还在书房看资料,只好来找石展。 「会怕?」石展早知道她这胆小个性 「嗯!」她爬上床躺在石展身边,而石展则是起来把背靠在床头,大手温柔的摸着她的头。

  「呐~展,我觉得,我好幸运又好幸福呢!遇上你们俩个好人」彤爱突然好满足”好人?那是只有对你这只小绵羊,别人想要都没有勒!“石展在心里想「展,你还没睡?」石胤看完资料要回房却看见石展房间灯是亮着的,便看了一下「恩,爱跑来这。」石展回答 「胤~你也要睡了吗?」彤爱看到胤便问他「跟我们一起睡好不好?我会怕,你们都在我会比较安心…」她睁着大眼看着他他哪拒绝的了,宠溺的笑了笑也爬上床,跟石展一样把背靠在床头陪着她。

  彤爱一手握住一人,放在胸口间像拿着宝贝似的,半眯的眼睛似乎正说着”看吧!

  这样不是安心多了,天塌下来都有你们顶着呢!多好睡!“她打了个呵欠…「累了就睡吧!我们不会走的。」石胤看着她说道 「做个有我们的梦」石展说「对了!我明天想吃法国吐司要夹火腿的喔~还要…」绵羊说着说着就睡着了「真是的!」两兄弟笑着,真拿她没办法,他们的宝贝公主呵!

  「展,不知道为什麽,只要这样看着她,可以爱护她,我就觉得人生再无所求了」「恩,她是我们的宝,我想,早在被她那双无辜又单纯的大眼和可怜小脸望着时,我们就已经投降了吧!其实是我们先被她收服呢!」两兄弟有同感的笑了…----------------------------------------------------------------------甜蜜蜜继续豋场>”<待我想想小绵羊还可以做啥…

9--庆祝

  「这…都是你们亲自……?」彤爱瞪大她那本来就不小的眼睛看着桌上,碳烤肋排、三杯鸡、烧酒虾…不敢相信这一桌子的菜都是石胤和石展亲手做的,整个客厅布置的好有气氛,连蜡烛红酒都准备到了,令彤爱乱感动一把的呀阿!!

  「我们想了想,亲手做些你爱吃的菜,应该是最好的礼物。」石展深情款款说道「你们…呜~我好爱你们,今年七夕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彤爱紧紧抱着他们「小爱,坐上来!」石胤拍了拍他的大腿意示彤爱坐上,她乖乖照做并抱着石胤石展也坐到旁边,两兄弟轮流喂着她 「唔…你们也吃嘛,不要光喂我呀!」两兄弟互看了一下 「小爱,吃饱了?」石展问着好像已经吃不下的彤爱「恩!」有只绵羊因吃饱喝足而忽略了猎豹眼中一闪而过的凶唳,满足的直笑「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可以来拆礼物了阿!」石胤暧昧的直对着她笑「呃礼物?」绵羊扎着大眼  「是阿!礼物!」某两头豹准备大开杀戒石展冷不防的用领带把彤爱双眼蒙住,石胤用脚顶开她双腿,双手环抱着她。

  「呃你们要干麻?不要这样…我们去床上好不好?」单纯小羊以为有商量馀地「亲爱的,在客厅我们也可以让你爽翻天阿!」石胤在她耳边说着粗话刺激她,石展脱下她的衣物,让她全身赤裸裸的像个代宰羔羊。 「阿不要好热!」石展拿起桌上的低温蜡烛,将溶出的蜡滴在她的乳尖上,给她前所未有的刺激,石胤则啃咬着她的颈子,还不时伸出舌头舔弄她,一手也拿起另一支未点燃蜡烛摩擦着她的洞口 「你们…不要…这是什麽嘛~」小绵羊开始不知所措了!

  「嘘~我们不会伤害你的,恩?」石胤说着就把蜡烛浅浅的插抵在她的入口,石展接着拿起桌上红酒倒进彤爱微张的嘴,过多的液体流向她的颈、她的胸,他拿起汤匙在她身上搔刮着溢出的红酒,让彤爱忍不住一阵阵颤栗。喔~要命!

  这一切根本就是预谋好的嘛,小绵羊已经半身陷在豹口啦!想抽身?没门!!

  「唔阿~~我…阿…这样好奇怪」她觉得好痒,全身都好痒,尤其是…石胤像是知道她的痛苦,蜡烛不再是浅浅的触碰,而是突然用力戳进她体内深处然後用力左右摆动,上下刺探,不停来来回回,像是要把她里面撑到极限似的。

  「阿~不要了~胤…不要这样猛烈…我会受不了的阿…」彤爱开始挣扎,全身不停扭动,却只让蜜穴里的蜡烛更贴近嫩肉,石胤更加用力的捣她,石展含住她乳尖不停吸允,手里的汤匙滑向塞满蜡烛的穴口,正好接住她源源不绝的爱液,石展色情的把汤匙抵住桐爱的口「爱,这是你的淫水喔~乖~喝掉!」「唔…」彤爱被半强迫的喝下自己的爱液,她快受不了了,她就快要…「啊啊…我不要了…我不要了阿胤…我要到了阿~~」她开始尖叫,眼泪已在眼匡打转,让石胤更加不停的抽差,一手也捏住她的阴蒂,彤爱忍受不住的缩紧阴道,全身抖动着「呜…啊…」 充满情欲的小脸,她喘着息,全身无力的摊在石胤身上,此时石胤身上全是她流出的淫水,看起来格外煽情阿!!

  ------------------------------------------------------------------------感谢各位亲们的票票与留言~小a会加更努力的>“<不知更新进度大家满不满意小a脑细胞快罢工停止分裂了阿~(汗)

  10--激情

  石胤把彤爱身体转过来面对他,脱掉湿透的下半身,露出肿胀的欲望对着她洞口「阿…胤你…」她突然被他尺寸吓到「小爱,现在知道我有多想要上你了阿!」石胤说着便深深挺进她湿润的蜜穴里,同时石展拿起蜡烛抵住她後面的小洞摩擦「阿恩…不要…」小绵羊求助的眼神望向眼前的石胤,盼他能叫石展住手…「乖乖~好好享受,展会很温柔的」石胤突然猛烈抽插她的蜜穴,力道之大每每都把彤爱更顶向後方的蜡烛「不阿…痛…」蜡烛的一小部分被挤进紧缩的菊花里「嘘~小爱乖乖的…不痛不痛了喔!等一下你会很舒服的求我们用力插你的。」石展把蜡烛放在她体内,动手脱下自己的长裤,用自己的硕大摩擦着她的背,接着用手转动蜡烛,试图把彤爱的菊穴撑开到极致,而石胤则更加用力的挺进再抽出,「啊啊…你们不要这样…我承受不了的阿~~」绵羊求饶,正在啃食的猎豹怎肯放弃猎物?石展突然抽出插在彤爱菊穴中的蜡烛,快速的用他的硕大用力插进「阿~~好痛好痛…呜呜…你们好坏…」彤爱不停扭动想摆脱不适感,两兄弟则停住不动,不一会儿,彤爱洞穴不停溢出透明液体,两个窄穴也不停收缩着,像是希望有什麽好好的帮她一把,「胤、展…」彤爱娇声乞求着,两兄弟”啪“一声像神经突然断掉,开始用力冲撞彤爱两个蜜穴,两人很有默契的,当石胤用力往上顶着时,彤爱身体就往後自动吞入石展的阴茎,而石展用力往前冲撞时,彤爱身子就自动往前深深含进石胤的,前後两穴不停轮流受着刺激,完全没有休息的时候。

  「嗯嗯…我不行了…」彤爱紧紧盘住石胤的颈项,整个人无力的挂在他身上,蜜穴不停流出大量淫水,湿透的三人,看起来格外淫靡。突然两兄弟改变进攻方式,两人同时插进彤爱体内再同时抽出,一次次越来越用力,不停刺激她体内的嫩肉「阿…我不要了…求你们停下阿…我。我就快要…阿…」彤爱经栾着达到顶点两兄弟更加快速抽插着,将她搞到第二波高潮,彤爱受不住这麽多的欢愉哭了出来…「呜…停。停阿…我真的不行了…饶了我嘛…」小绵羊的求饶一声声打进两头猎豹耳里,征服的快感让他们同时用力顶进到最深处,让彤爱又颤抖经栾了起来,敏感的欲望受到穴内强烈的包覆与两人互相挤压,忍不住同时喷射出精液,充满彤爱的子宫与肠道,两人抱着她,感受着激情的馀温。「唔最讨厌…」彤爱已累的昏睡了过去---------------------------------------------------------------------------说激情好像也没很激情阿!!

  小a会再慢慢琢磨进步的>”<

  11--享受

  「小爱已经湿透了阿…」「呵~爱可舒服的呢!」石胤与石展嘲笑说着「唔…讨厌…我可不可以起来了?这样好奇怪…」彤爱似乎很难接受“非正常程序”的刺激阿!! 「亲爱的小爱,你说呢?」石胤大手探向彤爱充满水分的蜜桃 「啧啧…都湿成这样了…小爱很舒服嘛!!」「阿阿…不要…」彤爱身上的羽毛不停飘动,私密处喷出大量液体,石展看她已达到高潮便把按摩椅强度调到最大,再将她双手绑在把手上,石胤了然的随即便把身上的领带夹拿下,插进她的阴道里随着按摩椅的震动撞击里面的嫩肉,乳尖与阴蒂不停受到剧烈的摩擦,而高潮後的敏感嫩肉受不住突然插入异物的刺激,让彤爱不停的喷出大量淫水,「阿不要了」可怜的小绵羊就这样被强迫接受他们的“款待”无法反抗,只能让身体持续的接受不间断的高潮。「呵~小爱真美,一直抖个不停呢!」石胤看着她说「阿阿…放了我…我受不了这样阿…不…阿阿…」可怜绵羊只能呻吟「展,跟我来书房,看一下明天要的企划案。」说完两人便上了楼,只留下彤爱持续接受按摩椅的“侵犯”。等两兄弟看完下楼已经过了一个小时了,「阿阿!哥,你看地上那是什麽!」「呵~小爱的淫水已经让地板湿遍了!」「唔…展、胤,帮帮我~嗯嗯我不行了好舒服阿」彤爱觉的快虚脱了「真的不要?我们让你享受一下欲仙欲死,上天堂的感觉阿!」石胤说道「嗯嗯…阿…不…讨厌…你们坏…」彤爱已经不知道是求饶还是撒娇了只希望快停止这甜蜜的折磨阿!「爱~爱不爱我们?」「阿阿…爱…爱阿」他们满意的笑了,终於愿意停止,让彤爱感动的哭了出来。「呜呜~你们…」「小爱,累吗?我们帮你洗澡,洗完就睡觉了好吗?」「恩…」彤爱已经都随便他们了,反正全身无力又好想睡……石胤与石展将她亲洗乾净便一起抱着她躺了床,而彤爱已经睡着了!「下次试别的吧!」石展笑着对石胤说…

【完】 上一篇:假装被催眠 下一篇:高校教务长奈津子的秘密

相关影片

您可能还喜欢